保定市專業團隊各種類型網站設計,網站建設,網絡宣傳,價格公道,全國市場,各個行業均可,十年以上專業團隊 ...  半小時前 上傳下載附件 (61.91 KB)  保定市專業團隊各種類型網站設計,網站建設,網絡宣傳,價格公道,全國市場,各個行業均可,十年以上專業團隊 ...  保定市專業團隊各種類型網站設計,網站建設,網絡宣傳,價格公道,全國市場,各個行業均可。 十年以上專業團隊,擅長醫療,公司,商城等等行業! 商家均可聯系,其他宣傳合作非業務的勿擾, 電話:13932228338 QQ:63293588 盧經理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保定社區媽咪寶貝,美容美體都可以讓你做美麗女人www.poqhs.com11健康網·中國第一健康門戶網站保定最好的網站公司專業承接各類網站制作 聯系QQ:252097950保定市專業團隊各種類型網站設計,網站建設,網絡宣傳,價格公道,全國市場,各個行業均可,十年以上專業團隊 ...  20 分鐘前 上傳下載附件 (61.91 KB)  保定市專業團隊各種類型網站設計,網站建設,網絡宣傳,價格公道,全國市場,各個行業均可,十年以上專業團隊 ...  保定市專業團隊各種類型網站設計,網站建設,網絡宣傳,價格公道,全國市場,各個行業均可。 十年以上專業團隊,擅長醫療,公司,商城等等行業! 商家均可聯系,其他宣傳合作非業務的勿擾, 電話:13932228338 QQ:63293588 盧經理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查看: 29|回復: 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光棍娶了漂亮媳婦,哥哥偷看新娘卻被嚇慘了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復制鏈接]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TA的每日心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4-29 11:46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簽到天數: 17 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LV.4]偶爾看看III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樓主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于 2019-4-17 17:02:26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禁毒吧-中國禁毒網站戒毒論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家的傳統婚禮新娘要用黑布遮頭,我和哥們半夜偷看新娘,發現她竟然是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老家在上河鄉大王村,村子比較傳統,至今還保留著不少古老的習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叫洛長天,大四準畢業單身狗一枚,趁著實期間回了趟老家,卻意外碰到了一件喜事,村里的老光棍要結婚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光棍叫周德海,今年五十多歲,家里一貧如洗,還有個生病的老母親,按理說不太可能有姑娘家愿意嫁過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據村子里的人說,周德海這個老婆,是有天晚上從村后的山上背回來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人見過姑娘長什么模樣,因為自從她來了之后就沒出過屋子,但凡有村子里的人想過去看看,全都被周德海攔在了外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說這姑娘肯定智力有問題,否則,怎么可能大半個月都不出屋子半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有人說這姑娘肯定犯了什么事,所以才心甘情愿的躲在周德海家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管什么原因,總之周德海這個老光棍有了老婆,村里人都替他高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今天,周德海忽然宣布要結婚了,還要用我們大王村最傳統的儀式來結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大王村的傳統婚禮和其他地方不太一樣,甚至可以說有點恐怖,我小時候見過一次,但是記不太清楚了,唯一印象深刻的,就是新娘好像全程用一塊黑布遮在頭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光棍周德海說今天晚上9點舉行婚禮,希望村里的長輩和年輕人都能過來參加,好替他們周家沖沖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里的人都比較淳樸,既然周德海有這個想法,雖然時間上有點晚,但是大家的熱情還是挺高漲的,尤其是老一輩的人,更是一臉興奮的表情,說一定要按祖上傳下的規矩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周德海家實在太窮,村里就簡單的在村委會門口擺了貢臺,點上了紅蠟燭,周德海八十多歲的老母親歪著身子坐在正中,笑的那叫一個燦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和小時候的玩伴張燁站在西側,我半開玩笑的說:“火華哥,老光棍都要結婚了,你怎么還沒有動靜,你也老大不小的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燁沒好氣的捶了我一拳說:“你小子不也沒有女朋友,居然還有臉說我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你就不懂了,哥這叫守身如玉,我的第一次要留給我未來媳婦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得了吧,別以為我不懂,你小子泡不起妞吧,聽說現在大學生談個對象的消費不比我們村娶媳婦便宜多少,你爹就給你一千一個月,估計還不夠你小子喝粥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句話就戳中了我的軟肋,對,我是沒錢,所以只能看著大把妹紙投入別人的懷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去想那些傷心事了,老村長已經開始舉行儀式,只見他拄著拐杖,照著一本舊冊子念了大半天,也不知道她究竟在念什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總之念了小半天之后,我總算是看見周德海背著她媳婦來到村委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娘穿著大紅的嫁衣,款式雖然很舊,但是挺干凈的,唯獨讓我有些感覺不太自然的,就是新娘的頭上罩著一塊黑色的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這是我們這里的俗,但是大晚上的看上去還真的挺嚇人的,真不知道這個俗究竟是誰發明的,哪有人結婚用黑布遮臉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娘一出來,村里人就沸騰起來,畢竟好久沒有舉行過傳統婚禮了,大家的情緒都比較高漲,但是我總覺得有點不太對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德海放下新娘之后,就一直抓著新娘的袖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娘的袖口很長,手縮在里面看不見,而且我仔細的看了看新娘的腳,發現她的腳非常小,有點像小孩的腳,和身高體型完全不成比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推了推張燁說:“火華哥,你有沒有覺得新娘怪怪的,我怎么感覺體形有點不太協調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燁呸了一聲,回道:“長天,你小子胡說八道什么呢,這別人結婚的大喜日子,能不能說點吉利的話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是,火華哥,我真覺得怪怪的,你看她的腳特別小,而且周德海一直扶著她,仿佛一松手就會倒下來一般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燁順著我說的看了幾眼,搖頭道:“這叫三寸金蓮,沒文化,讀了幾年大學怎么變的疑神疑鬼起來,你是不是想看看人家新娘長什么模樣,得,等會我找個機會帶你看看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燁這個人從小就膽子肥,調戲村里的女同學那是一把好手,所以我才疑惑他怎么一直都不找對象,他不像是個找不到老婆的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村長這時候總算是念完舊冊子了,只見他抓起數把大米,不斷的朝著一對新人撒去,據說這樣可以驅除晦氣,預示著來年大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時還有村民送來一只大公雞,只見他手起刀落,直接割斷公雞的脖子,鮮血不斷的順著雞脖子淌下來,周德海同時張開嘴巴喝了兩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不能怪村里的年輕人丟棄傳統,而是這種傳統婚禮實在是太惡心,太詭異了,現在的姑娘那里還有愿意喝雞血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此時,周德海緩緩的掀開黑布的一角,露出新娘的嘴巴,當雞血落入新娘口中的時候,只見她貪婪的允吸著,仿佛喝的是甘露泉水一般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村長看到這一幕,頓時興奮的喊道:“好,喝的越多,明年的財運越旺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什么叫茹毛飲血,我今天總算是見到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真的挺好奇的,黑布下面到底是一張什么樣的臉,竟然可以如此肆無忌憚的喝雞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喝雞血的儀式結束之后,我爸那一輩的人開始圍成一圈跳舞,而此時周德海需要把新娘送回新房,等儀式結束之后兩人就可以洞房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燁偷偷的推了我一下說:“長天,機會來了,走,我們去看看新娘長什么模樣,錯過這個機會,就很難看到新娘的真面目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真的,我挺好奇的,一個愿意嫁給周德海,還愿意生喝雞血的女孩到底長什么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跟著張燁從田里繞過去,很快就看到周德海把新娘送進屋里,然后他一個人又急匆匆的趕了回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真的,還真得感謝古老儀式有這么一出,這才讓我和張燁有機會偷看新娘的真面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這怪不得我們,要不是周德海弄的太神秘,我們也沒必要搞這出,誰讓我們年輕人好奇心重,難免會想刨根問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和張燁悄悄的走到周大海的屋前,屋子里燈火通明,而新娘此刻應該正一個人獨自坐在屋子里等周德海回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問張燁現在怎么辦,總不至于就這么闖進去吧,張燁笑呵呵的打了一個響指,竟然真的推門而入道:“新娘好,恭喜,恭喜,我代表大王村的年輕人,給你送紅包來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靠,送紅包,這一招真的絕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跟在張燁身后走了進去,新娘頭上依然罩著黑布,一動不動的坐在長條椅上,雖然她一句話也沒說,但是卻抬起一只胳膊放在桌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意思很明顯,應該是讓張燁把紅包交給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問題,新娘的智力沒問題,她能聽懂張燁的話,還知道要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燁真的從口袋里摸出一個紅包,緩緩的走到新娘的身前,誰知道就在此時,張燁忽然腳下一滑,整個人撲向新娘,竟然順勢把新娘直接撲到在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底是火華哥,竟然能想到這樣無恥的爛招,然而就在我想要去扶他們起來的時候,張燁忽然發出一聲慘叫,隨后整個人跳了起來,頭也不回的沖了出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,連忙朝新娘看去,只見罩住她的黑布已經掀開一角,露出那張沾滿雞血的嘴唇,嘴角竟然還微微的上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桀,桀,桀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娘發出詭異的笑聲,聽的我毛骨悚然,一股惡寒順著背脊涌上心頭,我下意識的往后退了兩步,同樣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周德海的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燁肯定是看到新娘的真面目了,否則他不可能嚇成那樣,究竟新娘什么模樣,能把從小就膽子很肥的張燁嚇得落荒而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一路回到村委會門口,發現婚禮已經到了尾聲,周德海正在進行最后的滾刺床儀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也是我們老家的俗,地上鋪滿鄉間野生的牛頭筋和其他帶硬刺的植物,形成—張刺床,新郎必須在帶刺的木條上來回翻滾,表現自己英勇非凡的一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這刺床可不好翻,通常幾個來回下來就已經鮮血淋漓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現在不是看這個的時候,我急忙在人群中尋找,卻始終看不到張燁的身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奇怪,難道他沒有回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整個婚禮儀式很快就結束了,周德海滿臉歡笑,背著老母親回家去了,湊熱鬧的人群也陸陸續續的撤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連忙給張燁打了一個電話,很快電話就被接通:“喂,火華哥,你跑到那里去了,我怎么在村委會沒找到你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長,長天,你剛才看到新娘長什么樣沒有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正想問你呢,你到底看到什么了,怎么忽然就跑了,我就看到新娘嘴角沾著雞血,其它部分還是被黑布遮著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,沒看到就好,長天,把這件事忘了,我也當作什么都沒看到,明天一早我就跟你到城里去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火華哥,到底怎么回事,你究竟看到什么了,新娘是不是長的很丑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別問了,不丑,新娘很漂亮,明天早上我們一起走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燁說完就掛斷了電話,雖然我心里還有很多疑惑,但是一想到剛才聽到的詭異的笑聲,我渾身上下就沒來由的哆嗦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難道新娘不是人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說篇幅有限,請關注微信公-眾-號【立夏閱讀】繼續閱讀~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-眾-號關注操作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、復制立夏閱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、進入微-信后→點擊右上角+→點擊“添加朋友”→選擇“公 眾 號”→粘貼“立夏閱讀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→搜索并關注,回復數字“01”即可繼續閱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手機掃下方二維碼關注并繼續閱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收藏收藏 轉播轉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免費注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保定市專業團隊各種類型網站設計,網站建設,網絡宣傳,價格公道,全國市場,各個行業均可,十年以上專業團隊 ...  半小時前 上傳下載附件 (61.91 KB)  保定市專業團隊各種類型網站設計,網站建設,網絡宣傳,價格公道,全國市場,各個行業均可,十年以上專業團隊 ...  保定市專業團隊各種類型網站設計,網站建設,網絡宣傳,價格公道,全國市場,各個行業均可。 十年以上專業團隊,擅長醫療,公司,商城等等行業! 商家均可聯系,其他宣傳合作非業務的勿擾, 電話:13932228338 QQ:63293588 盧經理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頂部 极速赛车开奖号码 官方有没有快乐时时彩 2元彩票网怎么兑奖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北京pk10前三杀一码 广西快乐十分综合走势图非凡彩票 喜乐彩票兼职骗局 英超在线 上海时时乐玩法 河北时时彩现场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体彩6+1开奖时间 足球竞猜微信群 彩票2元网大乐透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大小走势图 新疆11选5前三 辽宁快乐12投注技巧